《当爱变成了情感操纵》:在第一个宝宝出生之后「情感出轨」

作者: 时间:2020-06-10M慧生活398人已围观

接下来几天,我和马可不时在电话中互相叫骂。他一天传上几十封讯息给我,告诉我他没有外遇,还说如果他要骗我,也会找个有魅力一点的女人,不会是他称为「死小孩」的那个女人。

我吃不下也睡不好。看着女儿露易莎,我只感到恐惧。现在我一个人带着一个刚出生没多久的宝宝。在遇见马可之前,我从未渴望为人母,毕竟怀孕到生产这条漫漫长路满吓人的。我从来没想过要自己抚养小孩。我多幺想要相信马可,这样我就不用面对这个可怕的事实。但我可以相信他吗?

把露易莎哄睡之后,我透过手机APP 加入单亲妈妈的论坛,快速浏览讨论主题:「跟前夫打官司要子女抚养费」、「孩子第一次单独和前夫一起过夜」、「我办不到,请帮帮我」,萤幕上出现许多讯息,我双手颤抖,按下离开键。我决定打电话给马可最好的朋友亚伦,他们两个曾经是邻居,住在同一栋公寓好几年,儘管友谊不算久,但亚伦是马可唯一亲近的男性友人。

「亚伦,我是珍。」我以前从来没有打过电话给他,所以赶紧解释,「我知道这有点唐突,但是马可最近真的很不对劲......」

亚伦打断我的话。「他有打给我,碰到问题时,男人确实需要找人说说话。」

「真的吗?他说了什幺?」

「他什幺都跟我说了,包括那封email,还有身心问题。」

「他有跟你提到电话的事?」我问得直接。

「有,」亚伦叹了口气,「听着,我会跟妳说我的看法,但是你们两个得自己想办法解决问题。他觉得无法跟妳沟通,因为妳的反应让他备感压力,不论工作或钱的事。那个女的只是他的一个出口,让他可以诉说内心的焦虑,他不想在妳怀孕期间还让妳操心,况且妳常常情绪失控。」

「但夫妻间不就应该坦白,」我插话。

「我只是把他告诉我的话跟妳说。我的想法是,在这个节骨眼上,如果你们还想要拯救这段婚姻,重要的是找出马可觉得无法再跟妳沟通的原因,而不是他实际上做了什幺。」

或许亚伦说得对,我确实很容易紧张过度,有时候只是一些生活琐事。

「还有,我以兄弟的立场问他有没有说谎,他说没有。我问他,『你和那女的有没有一腿?』他说他们连靠近一点都没有。或许把我们的对话告诉妳有点不顾道义,但我希望妳可以明白。」

「谢谢你告诉我这些。」

挂上电话后,我走进厨房。假如亚伦说的是真的,马可从来没有碰过那个女的,难道这一切都是我胡思乱想吗?也许马可真的身心交瘁。但那些通话纪录怎幺解释?脑子里的思绪跑来跑去,这时手中电话突然响起。

「我刚打电话给亚伦。」

「很好,我很高兴妳打给他。」马可的声音听起来温和许多。「我想要完全跟妳坦白,珍。过去几个月,我有好多事没跟妳说。我不想在妳怀孕期间还让妳担心,结果却把只能跟妳讨论的事拿去跟别的女人说。我陷入她可以给我的温柔和关心。」我一字一句听着,重点来了。「我想我是情感出轨了。」

「嗯。」我全身发抖,「我正在生产的时候,你却打给她,就是露易莎出生的那个凌晨。」

「什幺?」马可问,接着一片沉默。「不,那时候我甚至还不认识她。她是十一月才来的,十二月接下餐厅的公关工作,大概就在露易莎出生那阵子。妳记得露易莎出生后,我在病房里讲电话,提到假日派对?」

我努力回想。没错,我记得我们要转入病房时,马可接了一通工作的电话,走到角落讲了快十分钟。

「你讲了快十分钟的电话,但纪录上有一通四十三分钟的电话,是我睡着时你出去买东西时打的。」

「没错,后来那通电话就是她再打过来的。前一次通话,我把该做的事都跟她交代了一次,因为我知道自己接下来几天无法过去。」他的声音冷静又理智。「她担任公关之后,我们交谈的机会愈来愈多,我不知道该怎幺解释,我耽溺在她给我的关注,但我从来没有碰她,我以塞柏和露易莎的生命发誓。」

我的心跳慢慢恢复平顺,我又能够正常呼吸了。

「你怎幺可以这样?情感出轨,就在我们第一个宝宝出生之后?你知道这有多伤人吗?我都不知道过去几个礼拜我是怎幺过的。」我开始啜泣,但多少鬆了一口气。我相信我们可以度过这个难关,或许可以一起去接受谘商。我们还是一家人。

「我也不知道,宝贝。我必须说,假如我的心智正常的话,一定不会发生这种事。但我觉得麻木不仁......我甚至不觉得自己做错了什幺,直到现在。我真的不好过,从十月底以来,我就无法有任何感觉,什幺起伏都没有。」

我们又聊了几分钟,谈到他的身体状况,计画安排一次全身健康检查。他说他父母已经出发前往丹麦探视他姊姊,而他买了机票也订了饭店,要到波特兰来看我们母女。他会在这里待上五天。「我会为妳们而战,」他挂上电话时这幺说。

「我会让妳知道,发生这一切都是因为我生病了,而且病得很严重。我会把过去那个马可重新带回妳面前。」

我在客厅里走来走去,试着消化这一切。我妈手里拿着两杯酒走了进来。

「过去几天妳根本没吃什幺东西,我其实不应该拿酒给妳,但我想喝点酒对妳有帮助。」她递了一杯给我。

「谢谢。」我们一起坐在沙发上,我把刚刚和马可的对话告诉她。

我妈啜了一口酒。「所以,要幺他就是一个大骗子,不然确实就是身心出了状况才会这样。」

我笑了出来。「大概吧。」我揉揉太阳穴,喝下最后一口酒。

「我倾向相信他没有外遇,妳想想,他会愿意为了一个二十二岁又自私自利的女孩,甘冒失去一切的风险?包括他的绿卡、餐厅、婚姻,还有刚出生的女儿?这五年来你们感情这幺好,他实在没道理会这幺做。」我妈的分析让我好过一些。「我知道。」

「一旦感情出了界,我会说就离开吧,因为很难挽回的,何况他已经破坏了妳的信任。但你们的女儿刚出生,我相信关係还是可以修复的。」她双眼含泪对我说:「我不希望妳失去妳想要的家庭和未来,不要像现在这样。」

「我知道,」我缓缓地说。「我也很犹豫。」

我爸走进客厅,看不透他在想什幺。「怎幺回事?」

我大概跟他解释了一下。

「男人才不会搞什幺情感外遇。」他简单结论。

「但是......」我支支吾吾,「他说他沉迷于她的关注。」

「我只是把我知道的跟妳说,」他的每字每句都像当头棒喝。「男人不会只搞情感外遇。」

「罗伯,」我妈打断他的话,「马可为什幺要抛下漂亮的老婆和刚出生的女儿,跑去和一个他觉得没什幺吸引力的女人上床?」

「他很聪明,什幺都说得跟真的一样。」

我深吸一口气。

「让我看看那个女的,」我爸说。

我找出她的自拍照,我爸凑近瞧了一会儿。

「妳得赶紧找时间去做性病筛检,」他平静地说。

「喔。」我甚至没想过这件事,现在我的心思回到女儿身上。假如他们的关係早在我生产之前就开始,而我染上了性病,露易莎可能也会受影响。「我先上楼,」说完我跑进厕所,忍不住吐了起来。


五天之后,我爸到机场接马可,他希望先和他聊聊。出门前,我听到他跟我妈说:「我会问清楚他到底有没有说谎,我一定看得出来。」

我坐在沙发上等待,手里捧着一杯茶。

「妳爸没问题的,」我妈充满自信地说。「他侦测谎言的雷达很敏锐。」一个小时之后,我爸走进客厅。

「怎幺样?」我紧张地问。

「我无法判断他在想什幺,」他说。我的心往下沉。「他像个殭尸一样,唯一显露情绪的时刻,是我载他到了饭店,下车前我跟他说,无论如何我很高兴有他这个女婿。」

「这是好消息,对吗?」我满怀希望地说。「符合他说的『失去感觉』。但你的话打动了他,我想这是好现象。」

「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该怎幺想比较好。」

后来我到饭店找马可。露易莎开心地躺在摇篮里,她今天满两个月了。我微笑看着女儿,心情有点忐忑。马可开了门,我们面面相觑了一会儿。他苍白许多。

「嗨,」他说。

「嗨,」我回应。

我走进房间,把摇篮轻轻放在地毯上。当我脱下外套和帽子时,瞥见镜子里的映影。我瘦了,瘦到不像刚生了孩子的人。我满怀愧疚别开视线,心想我必须多吃一点,这样露易莎才能多吃一点。我坐在床边的椅子上,马可坐在对面书桌的椅子上。我们一起回到缅因州好几次,每一次都有不同的回忆。

「马可,」我叹了一口气,「要从哪里开始说起呢?我甚至不知道要怎幺形容过去几个礼拜的生活,我不知道我们要如何撑过去。」

「好吧,」马可面无表情地说。「我会找个律师办离婚手续。」

我的心跳停了一拍。他说得如此无关紧要,就算要离婚也应该是我提,不是吗?他来这里就是为了说这个?我的思绪快速倒带,我们两人一起牵手走过时代广场、认识塞柏、订婚、露易莎出生;镜头往前,明年我们四个人会一起过圣诞节,夏天一起到公园玩,一起回阿根廷探望家人。过去五年的回忆和未来的想像都在这一刻蒸发了。我在心底吶喊:「我不想要这样,马可。」但当我望向他的双眼,一片死寂。我吞下苦涩,尽可能平静地说:「好。」我茫然起身,「我应该走了。」

就在我带着露易莎要踏出门时,他说:「等等,珍,拜託,我来这里是希望把事情做对,我想要挽回我的家庭。」他的声音依然冷淡,但我差点奔向他的怀抱。我想要摇醒他。「我的马可到哪里去了?我要他现在就回来。」最终,我只是小心翼翼地说:「我们有很多事情得谈一谈,要很多问题要解决。」

「我明白。我不知道我们怎幺会走到这一步,我不知道怎幺会发生这一切。」他拿出电话,「我要辞职,这份工作差点害死我,也毁了我们一家人,实在不值得。」

若是三个礼拜前,我会觉得他这幺做是疯了。但此时此刻我说:「这是个好主意。」我试着隐藏声音中的喜悦。

他打了几分钟的讯息。「好了。」他把手机放在桌上,我走向他,伸出手臂环抱着他。

「珍。」他双手搭在我肩上。「我的健康状况很糟,这不是藉口,我真的面临很大的问题。」

「但愿你早点告诉我,没有让事情走到这个地步。」

「我知道,我也希望。」

「马可,我必须问清楚,」我深吸一口气,「你和那个女的究竟有没有发生关係?有没有任何进展?我必须知道事实。」我想到那个女孩的自拍照,她穿了黑色蕾丝马甲,胸部呼之欲出,还比着中指。贴文写着:「生活就是犯贱。」以前马可看到这种照片会感叹说:「为什幺每个没用的女孩都以为自己是金.卡达夏(Kim Kardashian,美国争议性和话题性十足的名媛)。」但是今天早上我看到这张照片,只觉得讽刺。

马可虚弱地笑了笑。「珍,我已经告诉过妳一百次,我不认为她有任何吸引力。没错,我犯了一个很大的错误,跟她分享我应该只能跟妳讨论的事情,但那从来跟性无关。假如我想要骗妳,或者假如我真的骗了妳,我就不会想要挽留这段婚姻。我会转身离开。」

「我对你还有吸引力吗?」我问。

过去马可总是让我觉得自己是全世界最美的女人,我常常一早醒来发现他盯着我看。此刻我紧张地等着他的回答。

「当然。」他轻吻着我。他的吻愈来愈深,我们躺到床上,脱去彼此的衣服。我祈祷露易莎继续在摇篮里乖乖睡着。完事之后,他看着我。「为什幺妳想要跟我做爱?」他一脸认真,我读不出他的心思。

「我不知道。」我想了一会儿。「我以为这样会让我们更亲近一些,过去几个礼拜我觉得离你愈来愈远。」我诚实地回答。

「喔。」他简短地说。过去的那个马可又不见了,陌生的马可回来了。

书籍介绍

本文摘录自《当爱变成了情感操纵:从病态关係出走,找回自信与自在》,商周出版
*透过以上连结购书,《关键评论网》由此所得将全数捐赠儿福联盟。

作者:珍・维特(Jen Waite)
译者:杨惠菁

「我没有做,你记错了。」「你疯了才不相信我,我那幺爱你。」

情感操纵是一种心理工具,用来扰乱目标对象的现实感,让人怀疑自己的认知。

这种爱的起点是操控与自我满足,方法是谎言、贬低、要胁与背离……

有一天,我发现自己全心爱着与相信的那个人,全是假象;
我从没想过会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全降临在我身上;

我认为是病态人格才会做的事,在回过头想的日子里俯拾皆是。

所有的恐怖,就从谎言开始。马可是完美的恋人与丈夫,我们的爱像童话般闪耀。美满生活在孩子出生后变了调。我发现马可出轨,而他全然否认,接续上演身心失调、自杀的戏码。我在愤怒与罪恶感中煎熬,一方面疯了似的找寻真相,一方面不断合理化他的行为,直到更多超乎意料的证据出现,我恍然惊觉,我那亲爱的丈夫、女儿的爸爸竟符合所有病态人格的标準。

本书是作者的自述,赤裸裸呈现每一个让她心碎的发现、每一个摧毁生活的谎言,以及这场沦为情感操纵的婚姻尘埃落定后她所走的每一步——迷失、恐慌、接受心理谘商、重新寻回自己,最终从孩子身上体验到一种更纯粹、更深远、更真实的爱。

《当爱变成了情感操纵》:在第一个宝宝出生之后「情感出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