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创公司募资的困境(二):我,作为一名创投

作者: 时间:2020-07-13Q佳生活457人已围观

新创公司募资的困境(二):我,作为一名创投

许多人不清楚我这两年究竟在做什幺,可能是因为我做的事比较杂,但基本上都跟创业资金募集有关。为了要进入主题,介绍我目前的身份作为背景是有必要的,所以请容许我再用一些篇幅说明。

我目前跟筹措资金相关的身份有:

1. flyingV founder

成立 18 个月,协助 120+ 个团队 ,成功募集约 5,000 万资金,目前是亚洲前三大群众募资平台

2. 交大校友总会 天使投资俱乐部 九人工作小组 成员

成立 12 个月之内,投资 4 个新创公司,总金额约 1 亿元,我个人负责其中一个投资案,投资金额约 2500 万。

3. 丰利管理顾问 执行董事

目前仅投资一个专案 ,约 2,000 万。另两个专案正在送文化部审查中。

4. CyberAgent Ventures Advisor

这两年来,在台湾投资了 iPeen, iCook, FashionGuide,金额超过一亿元,但因我是 Advisor 角色,并无实际负责投资案。

除了创投、群众募资之外,我也以个人身份投资了 5 家新创公司 ,并且在营运 flyingV 的过程中,为了要筹措资金,前述所有的资金管道我都尝试过,包含公司贷款、个人信贷、研发补助 等等。不敢说我对于投资很有经验 ,但是至少对于新创公司取得资金的困难有不少领悟。

综合以上所述,我在这两年的过程中有几个简单的心得:

  1. 大部分真正需要资金的公司,规模都还很小,并不适合创投参与投资。而天使投资人并没有好的平台让他们接触到有潜力的新创公司。
  2. internet, mobile 产业跟文创产业很类似,都是以无形资产为主,且需要相对长的研发期,投资初期很难有稳定的营收来源。此类公司初期资本额都不高,创办人亦不愿意轻易让出控制权,在面额制的限制之下,创投很不容易参与 。
  3. 要从银行取得资金,除非已经有稳定营收,不然核贷的机率很低。
  4. 政府补助案能够取得的资金很有限 ,且在核销预算、计画评估的过程所造成的公司内耗很重,申请容易、结案难,计画书、报告写不完,小公司真的吃不消。

我认为未来不只是台湾,全世界的产业规模会越来越两极化,大公司会不断的併购变成巨型企业,剩下的新创公司规模会越来越小,从中小型企业走向微型企业。相对地,创投也不会再区分早期、晚期,而会逐渐整合往大型、回收期的投资为主 ,早期、创建期的投资将会以群众募资为主。

群众募资并不是创新的模式,我在许多公开场合都曾经提过,群众募资的基本逻辑跟传统互助会的运作很类似,这属于民间金融的一部分。这种模式在高速成长的市场并不适用,因为有太多不同的管道可以取得资金,即使资金取得成本很高,但获利机会也很多,没必要透过群众募资取得资金 。反而是在经济成长趋缓、没有动能的市场比较有发展机会,比如说美国、日本、欧盟这些我们过去认为的先进国家,而台湾也不例外。

从 wikipedia 上的定义而言, 台湾已经被归类为已开发国家 ,我认为台湾目前整体而言的经济现况是,大部分产业已成熟,市场具一定规模,整体 GDP 不算太差 ,主要最糟的问题是没有成长动能 。

许多人将闷经济归究于政府没有作为,我想答案是也不是,过去发展高科技产业,政府押注在半导体产业,随着 PC 产业起飞,创造了许多奇蹟。但后续想複製成功经验到四大产业却没有得到一样的效果,只能说政府有做事,但是结果不如人意。也有人说,应该要政府拨个 100 亿出来,专门投资新创公司,以鼓励创业为主,而不要在乎投资报酬率。事实上,政府一直有在做,但受到公家机关运作上的限制,都是透过採购标案包给创投或管理顾问公司,且受到严格的审核、监督。即使只有一个失败赔钱的案例,创投就得写很厚的报告向主管机关解释,自然而然不愿意承担早期投资的风险。政府补助案也类似,因为是政府预算,核销标準非常严格,深怕一出问题就被批评是浪费纳税人的钱,且外包给民间的管理单位 ,中间产生的管理成本相对而言是高的。

另一方面,由于新创公司取得资金不易,所以大多数团队都是用自有资金想办法硬撑,除非家里支持,不然就是要工作一段时间存到至少一年以上的生活费才有可能。于是在研发过程中,资金逐渐短少的压力会逼得新创公司开始接专案以求生存,有的人幸运地走过死亡幽谷并取得最后的成功,但更多人不但将资金用磬,甚至还背了一屁股的债,以及父母、伴侣、亲友的「关心」,这样子的压力会让创业者不敢也不愿意再尝试创业。

在运营 flyingV 以及参与了交大天使投资俱乐部,并且有了初步的成果之后,我逐渐相信群众募资平台会是解决新创公司筹措资金的一个新的解决方案,经过了一段时间的评估,我决定在今年底前要推出一个股权募资平台:FLYING.VC

相关文章